翼狐> 设计资讯> 影视动画>

《攻壳机动队》美术幕后:世界观的起点正是女神斯嘉丽的肉色“秋衣“

《攻壳机动队》美术幕后:世界观的起点正是女神斯嘉丽的肉色“秋衣“
163人浏览
2017-04-10
影视设计

摘要:真人版的《攻壳机动队》介绍在好莱坞的电影都有股轴劲,看似一个简单的东西,你不晓得他们会在背后付出多少努力。


比如昆汀这个胶片迷,表面看似他对胶片的执着,其实暗地里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去搞定拍摄和制作的流程;也比如阿汤哥,已经50多岁的人了,只是为了让观看效果更好一点,这个年纪了还要去扒飞机;还有诺兰,拍《星际穿越》的时候,坚持用imax,为了拍了拍出效果,逼的摄影师拿imax当成gopro来用。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也是国内影视从业者一直在追求的工匠精神,说起来看似很轻松,真的做到的能有多少?



《攻壳机动队》是根据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创作的同名漫画改编,讲述了在未来的日本,随着通信网络技术和人体电子机械化技术的突飞猛进,电脑犯罪越来越猖獗和复杂,针对这一局面,政府成立了特殊部队公安九课打击犯罪活动的故事。1995年的《攻壳机动队》剧场版,是日本动画电影的一流作品,直接让导演押井守跻身与大友克洋、宫崎骏齐名的“日本三大动画监督”行列,这也为《攻壳机动队》的改编立下了一座很难克服的高山。对于真人版的电影《攻壳机动队》,除了故事之外,如何真实的还原出想象的画面,这也是一个致命的难题。


真人版的《攻壳机动队》视觉是以漫画和动画为基础,在这个世界设定中,科技已经无孔不入,周围的环境到处都是科技的影子,已经开始挑战我们对‘什么是人’的理解。想要实现这个效果,肯定少不了大量的视觉特效。最终电影是在香港实拍取景,来捕捉新港市需要的巨大与粗粝感。为了在影片中展现新港市的巨大感,特效团队mpc在这座城市的设计,从现实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展。因为新港市和香港、曼哈顿一样,是建在一个岛上,所以这座城市必须要垂直发展,而不是横向发展。这也就催生了超过两百层高的建筑,以及层层叠叠的公路。




mpc和摄影师杰斯·霍尔还对原版动画和漫画做了多处细节上的致敬。为了让新港市和角色的形象尊重原作,他们从之前的几部《攻壳机动队》作品中进行色彩采样,为城市的灯光和光影打造了一个32色调色盘。随后摄影师在拍摄期间使用了这些颜色,在特效制作过程中也使用了这些颜色。


新港市是一个遭受科技过度开发的城市,而且这是一个无比忙碌的大都市。所有的这些特质都在 mpc 及其他特效公司打造的视觉特效中体现了出来。城市部分的特效都花在制作巨型的全息广告上,用导演的话来说,就是是:‘我们可以有那种投射全息广告的高科技,这些全息图像和摩天大楼一样巨大,和现实混为一体。’这种科技会让观众觉得那东西真的就在那儿,这就是他们做广告的方法,而不再是以前的广告牌。”



演员身上也需要做很多视觉特效工作,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少佐引起了不少的话题,她一身热光学迷彩服,更是成了话题讨论点。但是这一身“秋衣”,在导演看来,其实是代表了是整部电影的视觉审美。整个世界观的开发、设计都是一这身衣服为起点的。美术指导jan roelfs把整部电影的设计风格放在80、90年代角度来设想电影中未来的。所以他们在少佐的颈后设计了圆形端口,因为这是《攻壳机动队》的标志。在素子的“外部皮肤”制作上,其实非常复杂。剧组没有选择使用cg和动作捕捉来实现,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有缺陷的,所以他们真的为斯嘉丽设计了一身超级柔韧的护身服。而设计时,首先这身衣服必须看起来非常贴身,还得将在哪里插各种数据传输管等等考虑在内。在做了大量实验后,他们开发出一种特别的硅材料,最终这身秋衣和链接身上的数据线,都是使用这种材料打造的。




本应该是文艺的艺伎,被“黑客”更改程序后,成杀人机器后,也成了这个城市里最恐怖的角色。为了让这些机械人具有质感,维塔数码真的1:1制造了真实的真些人。这些机械人内部是导演罗伯特和创意总监理查德·泰勒参考古董打字机内部零件制作的,为了让效果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同时参考了手表和音乐盒的内部零件,为了揭示艺伎面具底下复杂的构造,镜头外的傀儡师通过隐藏在发髻下连接着的导线,来开启他们的面具。当面具像花瓣绽放的时候,演员脸上会有一层“绿屏袜(green screen sock)”,这样就仍然能看到内部工作原理。


现在cg人物在好莱坞大片里面越来越常见,像《侠盗一号》里的塔金和莱娅公主,或者《金刚狼3》里休·杰克曼的cg替身。真人+cg混合表演也层出不穷,像《机械姬》里艾娃身上的机器零件都是后期特效制作,或者《复仇者联盟》里的幻视,他的面部也是cg制作的。《攻壳机动队》也是这样的例子,只是它的过程更加复杂。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想将角色打造得更加形象生动,这次除了用到了动作捕捉技术,还启用实体特效和后期cg技术



在真人版的《攻壳机动队》里,久世是漫画版和动画版的糅合,久世是反派角色,将和主角少佐(斯嘉丽·约翰逊)相抗衡。这两个人都是半机械人,只不过久世不像少佐那么完美。久世其实是另一个少佐,是一个改造失败的少佐。他的身体基本上义体化了,但是因为改造失败,他逃出了实验室,也导致他成为只有一副肌肉的“骷髅人”,在电影里观众可以看到的身体,是他逃出以后,在地下世界找到了一些机械零件组成的,他的胸部、脸部和双肩都有做过修复,他从某人身上找到了一条女性的手臂,然后另一边接的是男性的手臂。


这是导演给久世定下的身世背景,这也就意味着要想制作出这个人物,将是很大的挑战。为了完美的实现这个角色,剧组最终选择了通过实体特效+cg混合的制作方式。由维塔工作室设计了一套类陶瓷板,贴在演员的脸上和脖子上。制造久世这个人物,也是维塔工作室在这个电影里花费时间最久的。因为打造他像做拼图,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做实验,比如亚洲人眼睛搭配非洲人的手臂,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一切要保证拼贴的效果,让观众看起来很舒服。



而特效公司mpc公司面临的巨大挑战是:久世看起来应该是怎么样的?如何去表现他身体内部的可视化程度。久世的身体,你在某些角度是可以看到他的骨头的,怎么去呈现这种效果,是很大的难题。最终,mpc创作了大量的负空间,这样他的身体看起来就会真的像是中空的。再加上久世的人物设定是拼装起来的,所以再设计上,不会把他做的太精致,mpc视觉特效师对久世的脸部和身体使用roto-mation做了大量处理,对他的躯干基本做了重塑。所以最终看起来的样子是真实的部分皮肤+肌肉+机械零件的混合。cg混合角色运用数字追踪、渲染和合成方面的巨大进展,实现了更大层面的可信度。


文章来源:影视工业网

收藏 | 1

精彩评论

设计教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