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狐> 设计资讯> 行业动态>

《魁拔》创作者武寒青离世,国产动画的春天在哪儿?

《魁拔》创作者武寒青离世,国产动画的春天在哪儿?
257人浏览
2017-05-15
国内新闻

摘要:前两天,青青树动漫科技公司前CEO、创作了《魁拔》的国产动画教母武寒青女士的离世消息震动了整个动漫圈与电影界。


魁拔



  前两天,青青树动漫科技公司前CEO、创作了《魁拔》的国产动画教母武寒青女士的离世消息震动了整个动漫圈与电影界。

  一时间,网友们回忆起了《魁拔》系列的三部作品,作为国漫的破冰者却几乎全部叫好不叫座,票房的接连败北也使得背后的青青树动漫科技公司屡屡被搁置于风口浪尖,这样得现象也引发业内人士对于中国动画产业的接连思考。


  导演陆川在自己的微博写到“武寒青和她先生举起火炬的时刻是在(中国动画)产业冰河期,他们是破冰的先行者。”



  《神契》创作者LDART也在微博写到“平心而论各方面的限制使得魁拔的制作没有追上时代的变革,这是最大的悲哀。”



  事实上,当年一部《魁拔》的问世,让青少年们终于摆脱了被《喜羊羊与灰太狼》支配的恐惧,昨日武寒青老师的去世,让原本被无限延期的《魁拔》第四部更加遥遥无期,也令许多人为这位国漫教母叹惋“国漫盛世很快就会到来,而您却看不到了。”

  近年来,像腾讯动漫、爱奇艺动漫等头部动漫内容在,受众对付费内容的接受程度也大大提高,而像青青树这样的老牌民营动画企业也在不断涌现的新生代动画公司中寻求着立足之地。国产动漫的春天真的要来了吗?


  “国漫之光”却做着赔本生意,是生不逢时还是宣发失利?


  武寒青曾推出并监制中国首个日播电视动漫评介栏目《动漫驿站》,2015年初,武寒青被查出罹患结肠癌。患癌两年期间,武寒青坚持在自己的公众号“577自留地”写癌症日记,如果不是热爱动画的乐观理想主义者,又怎会坚持至今。

  在与丈夫王川于90年代初成立的青青树动漫科技公司里,诞生过诸如《飞天小猴王》《学问猫教汉字》,儿童故事篇片《夏日历险》《孤儿泪》等动画连续剧。而使得青青树走进大众视野的节点便是《魁拔》系列的诞生。


魁拔


  《魁拔》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元泱境界”世界观,塑造了小英雄“蛮吉”的形象,摆脱了当时低幼化动画的国漫现状,被业内誉为中国动漫界的破冰者。

  但事实上,这部原本制定了“动画电视剧”目标的作品,却曾经因为没有电视台愿意接受8万元一集的价格而告吹。尽管经过打碎重组转向院线电影市场的魁拔系列第一部——《魁拔十万火急》在2011年上线收获了许多业内好评,并拦获了无数奖项,也让武寒青成为了天下动漫风云榜的“2011年度风云人物”。

  但是这部国产动画先行者却叫好不叫座。“黄金时间却自己包场”,“最喜爱的国产动画却无人欣赏”粉丝们回忆起数年前的影院观感只有心疼。

  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认为是宣传不到位,毕竟武寒青夫妇将二人的积蓄全部花在了制作上,拿什么费用做宣发?必然面临了院线经理排片量少的可怜,甚至不排片的现象。

  另一方面的原因也来自《魁拔》诞生之际的“生不逢时”,当时的市场与观众思维都“不行”。

  像《魁拔》这种具备了超前想法与审美的国产动画,放在那个刚刚摆脱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低幼化作品的尴尬破冰时期,受众付费思维也还尚未成形,没有人愿意花钱走进电影院去观看一日漫风格面向青少年与成人的国产动画,而放在那个阶段,《魁拔》就是一部生不逢时的大作。

  在这些人的眼中更愿意观看少儿频道的以及免费的央视动画,在电影院里,观众们对迪士尼与引进日漫的付费兴趣也更大。但是票房遇冷也无法磨灭武寒青夫妇为中国国产动画所作的贡献。

  《魁拔》系列动画电影的出现也让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被市场熟知,国产动漫市场的愈发成熟也让资本嗅到了商机。

  青青树在2015年获得了亿元股权融资,巨额资金的注入才让许多人为青青树此前陷入的困境松了一口气。

  国漫竞争格局逐渐形成,春天还会遥远吗?

  在国产动画作品的上线历程中,无不带着匠人精神的艰辛经历与情怀色彩。一边接着商业活动维持收入,一边筹备动画已经成为了常态。

  2015年的《大圣归来》,4年孵化4年制作,没有充足资金做宣发,几乎全靠自来水撑起了宣传空白。但9.57亿元票房也让其成为中国大陆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动画电影。

  2016年的《大鱼海棠》更是“12年磨一剑”,田晓鹏率先拉来了中国动漫自成体系的帷幕 ,一个拦获好评一个褒贬不一,但都成为中国动画的历史性作品。

  除了登陆院线的动画电影,另外一些诸如《狐妖小红娘》《我叫白小飞》《从前有个灵剑山》以及今年大热的《全职高手》的国漫番剧,也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愈加形势大好。在模仿与借鉴中快速成长,也为国产动画的振兴树立起一根新的旗杆。


  国漫的春天似乎已然来到,甚至逐渐形成了竞争格局。


  在意识到原创国产漫画IP是块有待开发的大蛋糕时,漫画届也开启了一场诸如网生IP的头部版权竞争。

  像腾讯动漫花大价钱购买《网球王子》、《食戟之灵》等热门日漫版权的同时,也收购并且通过原创和逆产业链而上收购的方式开始抢占头部IP与游戏衍生品的开发。

  而像奥飞动漫这种市值500亿的a股上市动漫公司,也前瞻性的布局了K12领域的头部IP,并且在2015年以9亿元收购了有妖气。除此之外,一些动漫公司也都在近年来不同程度的获得了资本的青睐,背靠光线狂揽22部动漫IP的彩条屋影业、中美合资的东方梦工厂、土豆网创始人打造的追光动画等等。

  有网友在知乎这样评价国漫现状:国漫繁荣的表象之下,有着更深的潜在危机。“网上发展,网下气短,一朝遇难,瞬间消散,广告粗放,情怀鸡汤,长此以往,只臭不香。”




收藏 | 0

精彩评论

设计教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