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狐> 设计资讯> 影视动画>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1168人浏览
2017-08-08
影视设计

摘要:参与了战狼2分镜制作的张一鸣,从小喜欢日本动漫动画,立志成为一名漫画家,现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

《战狼Ⅱ》是吴京执导的动作军事电影,由吴京、弗兰克·格里罗、吴刚、张翰、卢靖姗、丁海峰等主演。

该片讲述了脱下军装的冷锋为寻找龙小云的消息来到非洲,被卷入了当地的一场叛乱之中,本来能够安全撤离的他无法忘记军人的职责,又迎接挑战展开救援的故事。该片于2017年7月27日在中国内地上映。7月27日晚8点01分,电影《战狼2》正式全国上映。4小时内横扫1亿票房,上座率更飙至59.1%,彻底点燃了暑期档。一起被点燃的还有观众的情绪和好口碑。

战狼2分镜师张一鸣


今天为大家介绍下《战狼2》的故事板艺术家张一鸣

张一鸣是一位90后男孩,他从小喜欢热血动漫,所以他的画风一直硬朗十足。他和吴京的第一次相识是在2016年5月,当时因为要拍摄一只广告片,刚好广告的男主角是吴京,广告的分镜师就是张一鸣。当时吴京看完张一鸣的分镜头手稿后,便觉得这种港漫风格非常适合《战狼2》


战狼2分镜师张一鸣

张一鸣


问:随着《战狼2》霸屏,凸显的爱国情怀和热血男儿精神让票房不断刷新纪录,作为《战狼2》重要的三位分镜师之一,很多人开始关注到你了,才发现《战狼2》幕后原来有这么酷炫的分镜,最近也受到好多媒体的关注,能分享下最近感受吗?

战狼2分镜师张一鸣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一鸣:说到最近这段时间感受,就是觉得自己水平还差很远….前几日结束一个北京电影分镜项目回杭州后,其实个人感觉自己画的东西并没有那么酷炫,也就是正常我们90后看着热血漫画动画才喜欢上画画,考入美院的男孩子为一部热血电影画的一些不成熟的热血图。


最近不少媒体找我聊创作《战狼2》故事板的心得,希望我爆料与吴京导演合作的一些细节趣事。当然我知道确实媒体需要这些做热点,毕竟2017年7月底8月初最火词之一就是“战狼2”了。

但归根结底,我希望有一户专业的动画人电影人平台来问一下真正有关于“画纸”和“画笔”关系的问题。所以我有太多近期被访问拍摄时想说但又不被媒体重视的话,可以在这里向大家,向各位电影动画同行前辈大神们说出,并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


问:参与过很多的电影分镜头绘制和设计,相比之下,和吴京导演合作《战狼2》的分镜有什么不同?都知道吴京不是导演出身,但在对电影要求上却有一股蛮劲,而在《战狼2》里又有美国优秀的动作班底,想必在沟通和合作上是挺不容易的,在这样的剧组参与分镜,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40亿票房《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张一鸣绘制的《战狼2》医院场景的分镜)


一鸣: 吴京早已不止是演员,而是导演。

我要单独给京哥留一行出来。不是为了吹捧京哥的位置或是拍马,是因为我真的在首映看过这一幕幕一帧帧,根据那些文字剧本二度创作、三度创作,乃至四度五度创作出来的影像画面后,对于京哥整体执行下来得出的结果的一种赞叹和尊敬。

在情怀上,我相信除了极度自卑产生自恋或者极度偏激崇洋的小部分人外,不应该有任何一位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的中国人不为这部片子的那种家国天下、无私正义之心所折服。在制作上,你若非要说它是一部低配版的“美国队长”中国版本,那我觉得你对电影视听语言的认知程度勉强及格。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一鸣与京哥



制作上,我看的出来京哥已穷尽心力,后期团队也已穷尽创作力,对于视觉以及听觉上的前期中期后期,做了小十部院线网大分镜的我看了不少分镜到成片的过程,我看的出这个工作量,绝非一日之功。就像动画一样,电影的创作和动画很像又不像。一天时间,动画人能创作出数十个动画分镜头,甚至一个简单的动画原画,但有时电影人因为各种不可控因素,一天都拍不成功一格电影分镜画面。所以电影人绝对知道动画人一秒24张图的工作量,但是动画人不一定特别了解电影拍摄中为了一个好的成功的镜头要前前后后付出多少人力物力。因此好的动画与优秀的电影在创作理念上殊途同归,但在制作过程中可谓各有心酸。


回到电影本身。我认为京哥是做足功课的。当然武校出身的京哥对于画画自然不通,但对于分镜头,京哥在香港那么多年,拍摄演绎的动作大片那么多,一般香港的导演相比国内又格外重视故事板创作,比如真正自己手绘故事板的徐克导演,还有会请画师来绘制故事板的刘伟强、陈木胜、杜琪峰导演等,京哥作为演员在拍摄现场一定见过无数高手画师绘制的分镜头画稿。所以从单个画面塑造方式,绘画层面,造型层面,以及用线概括形体的方式这些画功上的表现,京哥的认知未必到位,毕竟这点需要同样是画画的同行才看的出绘画功力的好坏与否;但多个镜头连续看下来,在脑海中形成一套分镜图剪辑片段,而这些片段的每个镜头的剪辑时长,试着根据故事板画师绘制的镜头去试着在思想中剪辑,就这点来说,京哥是绝对有导演思维的。


比如,于谦饰演的钱必达在非洲街超市那场戏,我根据现场走位画了三版分镜头稿,但是京哥看了后觉得镜头太碎,情绪容易提前紧张,因此现场京哥和摄影指导敖志君讨论一番后,京哥重新设置了机位,最终的呈现就是大家在电影院看到的效果。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张一鸣绘制的《战狼2》超市场景的分镜)


因此,先抛开动作戏的剪辑,京哥对于文戏的调度,剪辑节奏,有自己的视听思维。


说到分镜的执行,不得不说电影和动画的不同在于摄影机的工作方式。动画的摄影机要按照分镜头标注的推拉摇移严格执行;但是电影不一样,尤其在拍摄现场,一定是有比画好的分镜头更好的创作方式去表现剧本情节。因此这是国内电影圈,分镜师,导演,摄影指导,三者之间存在的微妙关系。我经历的每一个剧组都有这样的感觉,但在《战狼2》摄制组里,感觉更甚。


首先我要说一下我来到剧组后的工作对接;不是跟吴京导演,而是先跟来自美国的动作指导Sam这位外国大哥碰他脑海中的动作情节。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一鸣和美国的动作指导Sam(《美国队长1、2动作指导)


我的工作是把Sam说的这一场动作戏大概的一个走向,用我的分镜头画面一个一个表现出来。说白了是没有文字分镜头脚本的,我要自己去想去设计这一切,用故事板,这其实是一个分镜师的基本素养。我认为那些根据导演文字分镜执行画面画出的所谓分镜师,只能说是故事板绘图师,而真正的分镜师,一定要有导演思维。分镜师的工作是帮助导演分镜设计,而不是利用画画功底,对文字分镜进行执行。因此我与另一位分镜师张啸宇,和Sam聊完后分别绘制非洲街暴乱和贫民窟飞车这两段重要动作戏。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Sam按照美国电影工业的习惯,没有文字分镜给我们,只有英文翻译成中文的:车的走向,人的动作,这些很片段化的东西,更不会限制你设计机位,限制你绘制多少颗镜头表现一个冷锋的动作,一个汽车甩尾,一个爆炸,一个撞击。这给了我和啸宇非常大的创作空间。但是最后的执行非洲街暴乱那场戏,拍摄出的成片效果大家有目共睹,并没有按照故事板来进行组接镜头,现场也临时在动作上,表演上,甚至情节上进行大幅度的修改。所以这一点就映射出了国内所谓正在建立的电影制作工业体系的一个弊端,就是盲目照搬国外故事板设计这一行业,但是却不给艺术家时间进行严谨细致的创作。


但是都是有利有弊。过于严谨的前期故事板创作会限制所有主创团队包括演员的发挥。因此故事板一定要画对地方,用对场次。我认为故事板的用途要更多的在于大场面上的细节设计,整个流程镜头设计出来后,一定要根据现场设计好一些辅助的镜头,比如Gopro镜头,或是pov镜头的加入,才会有最终电影《战狼2》的画面冲击。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这次《战狼2》的故事板设计,因为时间太紧,还有自己的大片经验能力有限,甚至不足,画工也无法达到又好又快,导致有些为了故事板而故事板的嫌疑。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问:说到《战狼2》的故事板,你为这部电影绘制了好多分镜,而且场面冲击力和视觉感都很棒,可以分享下对哪一场戏印象最深刻吗?创作分镜是一个怎么样的过程?


一鸣:这么多故事板里,我最喜欢非洲街那一场。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那一场也是我来到《战狼2》剧组后做的第一场故事板,和美国的动作指导Sam聊了很多,但是美国人并不会想到过多的细节,所以许多镜头都是我脑补的。但是真正拍摄起来京哥还是感觉不够丰富,因此实拍时,大规模的调度以及爆破镜头比故事板甚至剧本都多了不少。当然也增色了画面的冲击力和真实性。


那一场的视觉冲击力在于场面的极度混乱,政府军与反政府军的交火,死伤的非洲贫民,还有反政府军的极度残忍…..纵使冷锋这样的英雄都无法平息这样的战火,更多的情感是英雄面对乱世的无奈。冷峰纵使有万般能耐,也只是一名身手矫健的中国军人。很遗憾,我觉得我在故事板上没有体现出来这种感觉。虽然画出了枪林弹雨的感觉,但是就真正意义上的导演思维创作还远远不够。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问:我们都知道,在国内创作电影前期都是比较短的,这样其实会给进组的分镜师们有非常大的创作压力,在相对短的周期下要绘制比较大的量,这点你一定有非常多的感悟,可以分享下这个过程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你觉得在中国做电影分镜师需要一个怎么样的创作环境呢?


一鸣:至于克服的困难,分镜师最基础的困难就是画吧,也就是造型能力。还有快速默画各种人物动态造型的能力。


说到在中国做电影分镜师需要怎样的创作环境,我觉得是术业有专攻。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电影故事板与漫画,插画,广告分镜头都没有可比性。假使任何参考与动态模型都给到分镜师,这固然是件利于创作的事,但实际电影创作前期不会给你太多时间让你像画漫画和插图一样,一笔一笔的塑造故事板画面直至完整。

画的又快又好,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有没有想过,任何一位成熟的故事板画师,你给他时间去增强效果,处理画面层次(比如PS的P图和笔刷的使用),他都会画的细致程度不亚于漫画插画。

但是画画高水准的人,我认为是不给他任何参考,他也可以在脑海中建立出三维模型,脑补后用最简单的绘画手段处理出优秀的画面。


说句实话,多数的漫画或者长期插画绘制都会照着实物或者照片资料去画,给够时间,一笔笔塑造调整,我相信,只要对造型光影结构有一定认知的画师,都是可以将画面处理的效果很好,完整度很高。

但是电影故事板为什么从事的人数相对漫画插画甚至油画壁画的人数少之又少,而最终混出来的更是屈指可数。


难度就在这:快速造型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一鸣为《京城81号2》创作的分镜


让画漫画的,画插图的,画壁画的,画油画这些塑造能力临摹归纳能力强的画师的去画故事板,未必可以画到故事板整体的“通读性”。但是把时间给一位真正的电影分镜师让他去画漫画、插图、壁画、油画,他绝对可以画的不差,毕竟造型能力摆在那里。


看过《功夫熊猫》电影导演也是好莱坞分镜师Jennifer YuhNelson的专访后,我才感觉她是真正“玩”故事板的人。早就脱离画图的层面了。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中国电影分镜师的创作环境需要中国电影工业真正的重视。需导演、摄影、美术三个部门同时重视,一起参与创作。不要花钱请来分镜师为了分镜而分镜,或者是对着剧本干撸分镜;又或者是为了唬人或是给资方看拉投资而用。那样不是说不可以,只是会让分镜师少了很多参与创作的感受。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问:兄弟对一个好的分镜师的养成,有哪些自己的感悟呢?可以分享给喜欢你的小伙伴们,毕竟很多人也梦想着能为电影画分镜,有些由于现实的压力,还有的觉得考不上好的院校都放弃了,你可以和大家说说应该怎么坚持自己的梦想呢?


一鸣:首先我觉得自己不算好的电影分镜师,只能说刚起步,比较幸运,碰巧做了《战狼2》这部片子,媒体也有夸大的成分。就像前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我们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的一位动画人做了部分故事板,也因为影片本身的精良而名声大噪了一段时间。

我还在努力中,争取达到真的电影分镜师的境界。我认为成为一名出色的分镜师(无论是动画、电影还是广告)需要有三点基本要求:


1.多看电影、动画,多看优秀影片或者动画的幕后创作资料,手稿也好,视频也行,幕后各个工种人员的创作经历访谈,看看别人的成功,或者他们做出作品的轨迹,这些话,或是声音,都要去认真倾听思考,增加对幕后工作人员工作的理解和认知。

2.手上功夫要不停的练,手眼合一,手脑合一。大量的乱涂或者素描速写训练,有助于增强用线表达形体、准确造型、动作生动,提高手绘默写人物场景的能力。画故事板,其实外行还是看你画的像不像,准不准。

3.升华视听思维,增强对视听语言的理解,要学以致用,看影片以致用。不止是单纯的观摩,更要思考,如果同样一场戏,一个镜头,换做是自己会怎样用镜头去表达。(为日后成为导演打下坚实基础)。


说到很多人半途而废的情况,我认为即使强如中国美院毕业的学生放弃绘画的人也很多了。中国任何艺术院校都有这种情况。我不想评论。因为人各有志。换一种活法未尝不可。大家都在说坚持初心,但我认为,所谓初心也要因人而异。

多数人是有我这样从小接触动画漫画长大的经历,从临摹到自己创作,从只会画火柴人到能画超人,这种过程是每一个热爱绘画且至今还在坚持的人所共有的。因此,因为热爱而坚持的态度,也是从小积累培养的。

至于放弃绘画(任何画种)的那部分人,我觉得根本原因吧,要么是他根本不热爱画笔;要么就是发现自己没有天赋。

所以我很庆幸自己有能力做自己热爱的事。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一鸣在片场说戏


至于电影故事板的半途而废也多为初学者。更多的原因可能是目前的许多想做电影故事板的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个行业的高门槛,或是还不了解,只是看推送、看一些周边,感兴趣,觉得很酷,并没有入行真正做过一部电影或者动画,心理上和思想上也没有做好准备。


我认为在任何一个行业:三分天赋+三分兴趣+四分努力和坚持,才会有所作为。

如果一个人有才,但他没有财。要反思自己。

如果一个人无才,但他有财。说明他真的努力,而且方向走的对。

实现梦想的方式只有踏实去做,这个道理没有任何问题。但其实还有一点,就是:选对适合自己的路子踏实去做,才叫坚持梦想。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明知不适合还去坚持,就是过分极端的死磕,按照惯例来说,没有太好的结果。

如果目前还自己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说明对自己的定位判断不够准确,年轻人这样也就罢了,因为还有时间去每朵云彩都试一下,是否有雨,毕竟实践出真理嘛。

人若过了18—38岁这段岁月,仍不知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圈子或是人生定位,这就很尴尬了。不是说失败,是再去寻找适合自己的路的难度会大。这种状态的人生社会上比比皆是,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这些,就像我之前说的,人各有志,志气有大有小,活法各有不同。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画画如是,做事做人也如是。

《战狼2》背后的分镜师 张一鸣专访


收藏 | 26

设计教程
;